7月4日是刘富安大师逝世15周年忌日,谨以此文缅怀刘富安大师!

前不久,我带着从北京到神垕淘宝的李先生去见刘永钊。一见面,李先生立即现出惊讶:“太像了,太像了,你和你爸一模一样。”

握手,寒暄,落座。

永钊说:“好多人都说我长得像我父亲。有一天夜里,我父亲的好友杨国奇大师和我在一条胡同邂逅,胡同很窄,两人相遇时,须侧身才能通过。就在侧身对视的那一刻,他触电似的‘啊’了一声,差点儿跳起来。待缓过神儿,他才说:‘哎呀!永钊,你吓死我了,我把你当成富安哥了。’”

刘永钊说这话时,眼镜片后面的眼睛闪着光,光滑的鼻头亮晶晶的,始终带着微笑。话一完,那笑就僵在那里了。李先生不吭声,我也不敢说话,只有柔和的灯光漂白着的四壁和叮……叮的钧瓷呓语。

刘富安大师长我20岁,40年前我挎着篮子走进禹州市原钧瓷一厂拾蓝炭的时候,他就是钧瓷实验室的主任了。那时,我们这些孩子很好奇,拾蓝炭之余,总爱趴在窗户上看刘富安大师他们捏东西,后来知道,那叫造型,什么鸡呀、狗呀、瓶瓶罐罐的都有。有一次,刘富安大师高兴,就叫了我们进屋,一人给捏了一个小狗崽儿。

真正和刘富安成为忘年交是在1993年之后。那时,我在神垕镇陶瓷职业高中任教。学校开设有雕塑课,聘任的首席大师就是刘富安。刘富安是那种一眼就能看出是搞技术的那类人,高挑的身材,清秀的面孔,架一副黑框眼镜,浑身透出利汤利水的干练。

那是1993年冬天的一个薄阴的天气,雕塑室里围满了教师和学生。他们在上造型观摩课。教室的西北角有一个轮子,轮子飞速旋转着,青年教师冀德强正拿着旋刀一层层地剥旋圆柱形的石膏。一刻钟的工夫,线条就明晰了。这是一尊观音瓶的模型。

冀老师断开电源,说:“大家提提意见。”众人交头接耳,指指点点,最后统一看法,做了修正,算是大功告成。接下来的工作就是请大师过目。这是学校雕塑课约定俗成的流程。教师只是从轮廓上大体把关,关键的地方还得请有实践经验的大师敲定。

刘富安大师进来了,他笑着摘下眼镜,用衣襟擦了擦镜片,我们知道外面很冷,他是骑自行车从厂里赶来的。待他审视了模型之后,果断地说:“虚胖了一个米。”

冀老师心领神会,拿起了旋刀,硬了手腕,眯了眼睛,从头到脚就剥下了一毫米。待冀老师拉了闸,断了电,旋转的轮子静下来,同学们欢喜地鼓起了掌。只见轮台上的观音瓶模型端庄、匀称、线面流畅、过度自然,恍若观世音菩萨入禅般静默着。而这旋剥下的一毫米正像菩萨脱去的一层外衣,佛体愈显空灵和飘逸。

蜗牛钵
蜗牛钵

这就是刘富安“一个米”的故事。这故事在瓷镇上家喻户晓,在钧瓷圈里成了经典话题。它传递着这样一个信息,吃钧瓷这碗饭的除了吃苦耐劳之外,重要的是练就超凡脱俗的手功和眼力。

之后的20多年里,我时常想,上天成就一位大师真是不容易,从学徒到师傅,从普通的工匠到慧眼独具的大师,其间的酸甜苦辣、个中滋味谁能体会?

20世纪八九十年代是神垕镇彩釉瓷快速发展的时期,神垕镇上的三大公办瓷厂(国营瓷厂、钧瓷一厂、钧瓷二厂)也是在这种市场经济的冲击下逐一倒闭的。钧瓷一厂停产后,刘富安被多家私营企业聘请,他都一概谢绝了。

吉祥尊
吉祥尊

他眷恋着他心仪的钧瓷,自建了家庭小作坊,闭门搞起了研究。要知道,当时钧瓷在普通国人的心目中是没有什么概念的,好多人连钧瓷这个名字都没听说过,更无从知道什么“红瓶子”了。搞彩釉瓷倒是方兴未艾。镇上设有火车集装箱发送点,每天都把上百吨的彩釉瓷发往全国各地。后来,镇上流行过一句话,20世纪八九十年代烧彩瓷,笨蛋都会发大财。可刘富安大师没有发这个财,他没有随波逐流。

在一次研讨会上,刘富安说:“钧瓷是禹州区别于其他瓷区独一无二的东西,彩釉瓷不是我们的强项,迟早会被粗糙的工艺和市场淘汰。我经常到兄弟瓷区参观学习,深深意识到了这一点,几年以后你们将会看到市场的残酷。”

几年以后,他不断探索钧陶瓷造型工艺,并归纳总结,提出了“甲”、“由”、“申”著名的模型理论,在全国陶瓷界声名鹊起。

益寿瓶
益寿瓶

正如刘富安预言,随着经济的发展,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,彩釉瓷渐渐地退出了舞台,钧瓷这一国之瑰宝开始登台亮相。大小企业也纷纷改进窑炉,提高生产工艺,钧瓷成品率显著提高。

于是,就有人发表文章:现代高科技的烧成方式使“十窑九不成”开始成为历史。只要掌握好升温曲线,成品率就可达90%。刘富安说话了:“如果说的是成色率,90%也不算高;但钧瓷玩的是窑变,一件没有变化的钧瓷与一件彩釉瓷有何区别,说这话的人是直着腰的,他理解不了钧瓷窑工的硍辛,‘十窑九不成’应该是精品率,而非成品率。”

紧随其后,他就为一件事纠结了很久,那是受韩国前总统金泳三邀请,出访前,搜遍了展厅竟然选不出一件理想的作品。事后,他感慨道:“珍品本天成啊!”一声叹息,道出了刘富安敏锐、审慎、敬畏、一丝不苟的敬业精神,印证了“一个米”故事的必然结局。

兽耳尊
兽耳尊

我曾想把这些故事写成文章。刘富安说:“不要写我,这是熟能生巧的结果。真要写,你就多写写钧瓷,让国人认识钧瓷,读懂钧瓷,将来钧瓷火了,都有饭吃了,多好呀!写我有什么用,没什么意思!”之后的一天,他邀我参观他的开窑仪式。出窑后,一件钧瓷赏盘引起了我的注意,赏盘窑变出碧蓝的天空和褐色的大地,有佛掌红红地“隐”在云里。这意境让人想起远古的苍天和洪荒的大地。当时,我就想把它写成文字,只是学识肤浅,不能成吟,成了遗憾。

现在追忆大师,我重把它吟成一首小诗,不知刘富安大师可否中意?

天地本来一笼统,

盘古劈开分浊清。

而今盘古哪里去,

独留天际一掌红。

刘富安,1948年-2004年,河南神垕人作为当代钧瓷彩票平台app艺术的开创者和实践者,刘富安创造了钧瓷彩票平台app艺术领域众多纪录:

第一位钧瓷领域“中国彩票平台app工艺美术大师; 第一位钧瓷作品入藏中国彩票平台app国家博物馆的当代大师;

第一位使钧瓷造型突破三百种类的大师; 第一位突破“钧不盈尺”定律的大师;

第一位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钧瓷彩票平台app艺术家;

第一位入选选拔苛刻的《大红袍》系列画集的中国彩票平台app工艺美术大师;

第一位系统接受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彩票平台app艺术培训的钧瓷大师; 当代钧瓷第一人,唯一掌握钧瓷全部工艺的钧瓷大师;

钧瓷界唯一一位双国大师称号的钧瓷艺人;

钧瓷拍卖界第一人

2011年134万元拍出当代钧瓷最高价;

2012年以200多万的价格在拍场攀升;

2014年钧瓷《益寿瓶》以379.5万元的高价刷新了其作品保持的当代钧瓷成交纪录。

这一年,拍卖市场上仅刘富安一人的作品就成交了30件。

来源:彩票平台app下载网,http://webarbatic.com/